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 A+
所属分类:社会志怪

从西藏到香港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央政府根据西藏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决定采取和平解放的方针,多次通知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来北京商谈和平解放事宜。

1950年1月,中央政府正式通知西藏地方当局“派出代表到北京谈判西藏和平解放”。当时控制西藏地方政府的摄政大扎·阿旺松饶等人,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在西藏东部昌都一线调集藏军主力,布兵设防,企图以武力对抗。

1950年10月,解放军渡过金沙江,解放了昌都。下图是昌都藏军在缴械——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昌都解放后,中央政府再次敦促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来北京谈判。以阿沛·阿旺晋美为代表的爱国上层人士力主和谈,提前亲政的十四世达赖喇嘛接受了进行和平谈判的意见。1951年4月,西藏地方噶厦政府派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到北京谈判。1951年5月23日,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就西藏和平解放的一系列问题达成协议,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毛主席曾经深刻剖析过西藏的社会结构,他说:“我看,西藏的农奴制度,就像我们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庄园制度,说奴隶不是奴隶,说自由农民不是自由农民,是介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农奴制度。……这个旧制度不好,对西藏人民不利,一不人兴,二不财旺。”“西藏的老百姓痛苦得不得了。那里的反动农奴主对老百姓硬是挖眼,硬是抽筋,甚至把十几岁女孩子的脚骨拿来做乐器,还有拿人的头骨作饮器喝酒。”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这样野蛮透顶的制度,难道允许其永远存在而不改革吗?

所以《十七条协议》明确规定:西藏落后的社会制度必须改革,同时强调: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

1952年中央再次决定:西藏至少在两三年内不能实行减租,不能实行土改。

1956年(此时内地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完成),中央又提出西藏的改革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是不能实行的,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期也还要看情况如何才能决定。

……

中央之所以如此耐心等待、一再推延西藏民主改革时间,无非是教育和期待西藏领导人员乃至整个上层集团认清形势,顺应历史潮流,逐渐赞同并接受中央提出的原则。同时教育广大西藏人民、积蓄推动改革的力量。最终达到不流血地在多年内逐步地改革西藏经济、政治的目的。

关于此事另一个考量是国家当时百废待兴,要做的事情很多。而西藏地广人稀,土地归于版图是最为关键的,政治制度的改革等条件成熟了再进行是事倍功半的。而且改革要求由西藏人民提出的意义是更为深刻而长远的。

收地易、收人心难呐!

所以《十七条协议》的精神是西藏必须改革,具体进程中央不强迫,而且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政府必须积极回应。

不得不说,这个策略是高明的、积极的、稳妥的。

因此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和内地其实是一国两制:西藏仍然封建农奴主所有制、农奴对农奴主还是人身依附。

然而,西藏噶厦上层反动集团逆历史潮流而动、将中央政府的好意、友善、宽容视为无物,反对任何改革,以求保持所谓最美妙的封建农奴制度,直至1959年悍然发动以实现所谓西藏独立为目的的全面武装叛乱,从而由他们自己敲响彻底埋葬封建农奴制的丧钟。

西藏地方政府及上层反动集团叛乱后,中央政府为消除叛国分裂活动根源,彻底解放农奴,使西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决定在平叛同时进行民主改革,进一步巩固平叛成果,实现西藏社会历史进程的伟大跨越。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平叛是摧枯拉朽式的:1959年3月10日全面武装叛乱开始,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使百万农奴翻身获得了解放。

此时西藏才真正获得解放!

在平叛和民主改革中,已经完成内地社会主义改造的中央政府轻车熟路,可以说是牛刀杀鸡!

具体而言,把自下而上的充分发动群众同自上而下的协商结合起来,以边打边改完成全区民主改革,形象来说是两步走——

第一步以三反双减(反叛乱、反乌拉差役、反奴役和减租减息)为主;

第二步以分配土地为内容。明令废除乌拉差役制度,废除高利贷,解除农牧民的人身依附;没收参加叛乱的贵族、寺庙及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土地,由原耕农民耕种。没有参加叛乱的贵族的土地和多余的农具、耕畜、房屋实行赎买政策。

具体工作中强调实事求是,密切结合西藏实际、不机械式照搬内地经验,因此改革迅速收到成效。到1960年底,西藏的政区重组、乡级人民政府普遍建立,基本树立起翻身农奴和奴隶的政治优势。班禅堪布会议厅所辖的日喀则部分地区属于未叛乱地区,所以那里的民主改革比全区推迟了一年时间才进行,方式方法更加缓和。1961年7月,国务院第111次会议通过了班禅堪厅结束工作的申请报告,这标志着西藏封建农奴制度的政权从历史上彻底消失。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得到真正解放的农奴迸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积极帮助解放军平叛——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美国人的观点是没有二十万军队,西藏叛乱是平息不了的。而二十万军队每天要一万吨物资,西藏山高路远、修路困难、工具缺乏,所以西藏叛乱是平息不了的。公知鼻祖胡适也认为西藏地势特别高且地形复杂,共产党不可能打败叛军。

然而实际情况是我们只用了五万多军队、两年半时间就彻底平息了西藏叛乱,并保证了民主改革果实永远不会变质!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后来,不甘失败的某些人还是鼓吹1959年之前的西藏是“纯洁之地”与“人间天堂”,甚至对新中国治理西藏的政策说三道四。但历史不会撒谎,百万农奴及其后代的记忆不会改变,西藏解放的事实板上钉钉。

如今,这些人还妄图在香港搞事。

然而对照西藏的历史,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最后失败的命运吗?

看看毛主席的批语,他们该绝望了吧——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这个就说得更清楚了——

师伟:从西藏到香港

香港的反动派该好好对照一下、思量一下。